欢迎访问必发88游戏手机登录网址招生网!

咨询热线:13011897988 010-69706968

学院概览 | deyugongzuo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院概览 > 德育工作
我的摄影老师——刘永泗
日期:2017-12-15 15:53:54     来源:     浏览次数:

      我的刘老师很朴素,记忆中他身上从未穿过颜色鲜艳点的衣裳,衣服总是以蓝色,灰色为主。他八十多岁了,话不多,走路却十分稳健。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总是会眯着眼睛、微笑着对你点点头。他就是我们的摄影老师刘永泗,同时也是张艺谋、顾长卫的老师。也许我们觉得一个老师的称号放在他身上太过单薄,于是我们便亲切的称呼他为刘老二字。

      刘老已经八十多岁啦,给我们讲课却从未有说过错字的时候。似乎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都是那么的逻辑清晰,排列的整整齐齐。一节课下来,满满的都是干货。每到下课时间,我们都觉得听得意犹未尽,不愿离开课堂。有的老师也会过来听他的课,和我们坐在同一间教室里,那些来听课的老师也会告诉我们:“你们一定要好好听刘老师的课,他可算是祖师爷级别的了!”
      我大一时候刘老就教我摄影课程,也算是我的启蒙老师吧。老师在课堂之上深入浅出的为我们讲解,我也就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一点点的明白了色彩的冷暖、轻重。记得之前艺考的时候,看过《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当时就很喜欢这部片子,觉得玛莲娜实在是太漂亮了!但只是单纯的觉得她很美,却不知美丽的表象之下其实是对政治的隐喻。直到刘老的再一次的讲解,才有如醍醐灌顶的感觉,配合着它的构图景别,才算是深刻透彻的读懂了这部影片,才发觉自己以前对美的理解实在是太浅薄太狭隘了。

      感觉课堂上刘老讲课最吸引我的就是色彩和灯光两个部分。色彩自然不必说是最登峰造极的了。从他的学生张艺谋的片子中就可以看出,张艺谋对色彩的表现力似乎有无人能及的境地。但对于刘老这位最得意的学生,他却鲜少提起。他总是会带领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不同的影片。一如丝绸般倾泻而出的红色高粱酒,一如一望无垠的黄土地,再到《 英雄》里赤橙蓝靛的变化。色彩的写实与写意功能就在刘老的讲解中被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太阳万物之源,他自己何尝不是,均匀无私的把我们照亮。
      记得大二的时候,有一次出外景,是在山上。出门之前,导员一再叮嘱我们几个女生一定要照顾好刘老。山上风景很美,却也很冷,有氤氲的晨雾,我的手指感觉都快结成了冰。把羽绒服原本敞开的拉链一直拉到了最上面。山上空气清新,女生们忙着自拍。山上也很泥泞,脚下大片大片潮湿的沾着露水的银杏叶子。我还记得我无数次的用纸巾擦有污泥的鞋边。刘老师目光和注意力却一直的保持在摄影机的画面上。我看着刘老师跟着摄影机在来来回回的跑着。记忆最清楚的是他让我们折几根树枝当作前景的遮挡。对于其树叶的颜色,形状和摆放的位置都有着明确的选择,然后反复地试验,以达到他心中最满意的效果为止。其实这只是一次很小的实习,再加上表演并不太专业的演员和我们并不走心的态度,老师大可不需要这样严谨。但他还是确保在有限的条件下来保证构图的极致。在意画面上那一丝一毫的差池,那一刻,我在想,这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吧!他能够以他自身的那种对待专业的态度来打动你,甚至感动你。
      刘老年纪大了,听力不太好,对于学习上面芝麻绿豆大点的问题我也就自己翻书解决了。遇到脑子里实在是想不明白的问题,才会去问老师。这时候,老师就会说:“我听不见,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好,你大点声!”突然间我就会有点不好意思。用稍微提高一点的音量再次提问。这一次老师就会拍着你的肩膀,非常耐心细致的给你讲解。临了还要在加上一句:“一会儿拍的时候你过来看看,我告诉你!”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对待我们就是这样的认真、耐心、负责。
      老师出版的书《美的结构》八十余万字,甚至有些人看下去都十分费力,有的时候我就在想,老师是以怎样的时间和精力来写出这本书的呢?出版这样一本书不仅需要浓厚的专业知识还要强大的文字功力。八十余万字,图文并茂。甚至截出来的每一帧的画面都是那样的清晰。可能也是为了我们这些学生,为了惠及他人吧!授人玫瑰,自留余香。他的书就和他的人一样。简单的包装之下蕴藏着丰富的智慧。  
      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只是时间久了,记忆就如橘瓣上面的白色经络,千丝万缕却没有什么头绪了。我很后悔当时没有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纪录下来。但每每想起,心里温度还是有的。
      使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我们大二结课前的最后一节。是刘老师给我们讲的最后一节课,这最后一节很久很久都在我脑海里面挥之不去,讲的是黑泽明的《梦》。八个梦。贯穿始终,连起来讲述的是我们每个人的一生。我之前看过这个片子,可以说是一点儿也没看懂。老师就从晴天漏开始,一点一点的给我们剖析,小到树影的颜色变化,事无巨细。当讲到狐狸娶亲的故事的时候,我听到了我人生当中非常有意义的一个反问:“你们不就是在找狐狸吗?”是啊,狐狸代表着大千世界,代表着未来,所过之地荆棘丛生夹风带雨,但是只有一直往前走,才能看见鲜花簇拥着的彩虹。看见那些彩色、缤纷和美好。他给我们讲雪女的故事,讲梵高,讲我们学艺术的过程……时间到了,我们下课。没什么不一样的。也许多年之后我再次回想起这节课,都能够看见,一间又大又冰冷的教室,四四方方像冰箱一样。讲台中央,一位年过耄耋之年的老人如同智者一般为我们娓娓道来一个个人生哲理的故事。投影仪上落下来的光线微微地披在他身上,他的身后,是偌大的屏幕交织变幻出奇幻而瑰丽的影像。
      仔细想想,两年以来老师从未给我们讲过“学艺先做人”诸如此类的道理,他教给我们的很多东西都不是我们听见的,而是我们看见的,是我们用心灵感受出来的。我想,也许他想对我们说的话,都不露痕迹的穿插在了他的教学当中,都融汇贯通在了他的专业知识当中,在潜移默化中被我们吸收。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小的时候,总是想不明白,老师和学生之间为什么一定要隔着三尺讲台。这三尺的距离给了我们一个仰视的角度。以至于每一次看向讲台,都觉得上面的老师高高在上。现在终于开始明白,三尺讲台也是讲台。决定讲台高度的从来不是那三尺的台阶,而是讲台之上的为人师者。我想什么是好的老师呢,就是哪一天他走下讲台,走出教室,你对他的钦佩之情也是发自内心丝毫不减的,甚至更加高大。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的这位老师,我感觉我所能想到的一切词语似乎都无法与之媲美。只有这一句话:“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我认为形容刘老是最为贴切的,他给我们讲水车的故事,他自己何尝不像永动机一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地,灌溉了一片又一片桃李。
      教过我的有许许多多老师,他们都才华横溢而又有着自己的风格。但是当我想到我的老师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发自本能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刘永泗老师。他不仅传授我们技艺,更使我们深深懂得为人师表的敬意。我也上过许许多多的课,但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刘老那最后一节,那是我在最朴素的教室,学到最多的知识。
      我想以后无论我在剧组或是在哪里工作,我都能够记得我和他刘老打招呼的时候,他侧着身,眯着眼睛,微微地对我点点头。我都能够听见他微笑着对我们说:“来,我们开始上课!”
      或许是我词汇太过匮乏,或许是我想象不出来有哪一个词语放在他名字前面才能够匹配。但我想,他是最当之无愧的摄影导师!感谢刘老两年来的教诲!最后,也愿我能够早日找到我心中的狐狸!(影视艺术系马箫笛/文)


 


 

                                                             

友情链接 / LINK